母亲给予我力量

来源:首阳山发电公司 作者:张利杰 日期:2019-05-13

2019年5月2日,是母亲80岁生日。中国人一向重视80这个整齐吉祥的数字,我家也不例外,全家人预备在母亲生日的当天热热闹闹地办几桌宴席,为母亲祝寿。但遗憾的是,我这个母亲最为挂念的儿子在这个重要的场合却不能出现在母亲面前,因为我随公司检修团队来龙岗电厂大修已一月有余,此刻正处于设备回装的关键阶段,作为调速班的班长,带领一个年轻的团队,每一个工作节点,每一处检修质量每天都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即便离开一天我都不放心。所以,我选择守在龙岗。尽管出发之前已经安排好家人办寿宴,但每每想到“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场面,总觉得心里酸楚,有流泪的冲动,不停地在心里说服自己:我是首电的一份子,在公司最需要的时候,我能做的只能是舍小家顾大家,把公司放在首位!

母亲生在旧中国,姥爷家赤贫,没有一分土地。家里穷,母亲没有受过任何文化教育,大字不认一个。从我记事开始,很少见到母亲,我们姐弟四个是姥姥带大的,母亲总是起早贪黑下地干活,生产队记工分,母亲一个人工分总在4500以上,当时女劳力最高每天10分,一年不休也不会超过3650分,母亲为了多挣工分很少休息,那1000来分靠割草养猪积肥挣来的。80年代,农村土地承包,母亲干活恨活,春种秋收,经常忙得脚不沾地,一到地里,她就精神倍增,干起活不知道累,标准一个老把持。记得分地第一年,焦麦头天,母亲让我们下午睡觉,晚饭后磨镰,十点钟拉着架子车到离村6里远的地里割麦。母亲割麦真是好身手,垄把得宽宽的,腰一直弓着,只听见擦擦作响,一晚上放到一亩地不成问题,那狠劲全村没有几个。村后是邙山坡地,缺水薄收,一年种一季红薯,家里的地东一块西一块,离家最远一块在后坡,有4里长的陡坡。那时候种红薯要用架子车拉水播种,拉一桶水到地里不知费多少力气,母亲驾着车杆,使的力最大,我们姐弟几个光跟着跑都追不上。母亲不知道累,拉着水一到地里放下架子车就开始刨坑栽红薯种,除了自家地里种完了,还到沟崖边沿寻巴掌大的空地去种,我们当时一身泥,又累又饿躺在地里,恨母亲还不回家做饭。后来长大明白了,母亲无非是小时候穷怕了,一旦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就狠下心要把地伺候好,家里有粮,家里有房,生活像样,才能在村里抬起头,让人看得起。

这几年母亲真的老了,头发全白了。年轻时跟着父亲没享几天清福,2003年,我们姐弟几个工作家庭都才稳定住,父亲却生了大病,一天天不能自理,母亲在床前屋后再也没消停下来。2015年元旦过后,父亲成了全瘫,不会说话,靠眼神交流。母亲仿佛忘了自己的年龄,每天早早起来准备早饭,打针、喂药、喂饭,耐心周到,完全不用我们操心。其实母亲浑身都是病,年轻时不惜力,天气一变,肩膀疼得抬不起来,高血压、高血糖也时时困扰着她,时不时头晕目眩。我们姐弟商量请个保姆,母亲一直不答应,说保姆不了解父亲的脾性,其实我明白,母亲是怕雇保姆花钱,增加我们几个的负担。

我家住偃师县城,离厂近,又是调速班的班长,无形之中成了“消防队员”,一旦调速系统出问题,不管是深更半夜,或是节假日,我总是接到电话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妻子常挖苦我:离了你,电厂就不转了?但母亲见到这种情况,总是催我:快去吧,别把要紧事给耽误了。偶尔在医院替换一下母亲,但她总是天不亮就提着早饭来了,忙里忙外不消停,还不忘催我:赶紧去上班,别迟到,别耽误工作。加班加点很累时,想想母亲的坚强,我浑身充满了力量。

母亲的勤劳朴实,一直在影响着我,当我遇到困难和挫折,我第一个想的人就是母亲。母亲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我在此遥祝:母亲,生日快乐!要健康长寿啊!

阅读次数:95 次